宴席散会(2010)

倾墨泼洒在中考试卷上——其实就是扯淡不到10个小时的时间,手中5毛钱的水笔居然还有油墨,这笔的制造商给我面子,卷子也给我面子,原因我脸不小。

这次中考的结果一定精彩,我考前这样想,考后也这样想。

考前觉得精彩是因为自以为“偏”科严重的自己能把偏的课给答好;而考后觉得精彩并不是因为考前的精彩预言,恰好是因为自己把不“偏”科目写的淋漓尽致。考的什么全忘了,只记得语文作文题目是《________来了》,我就顺手写个《末日来了》,按照大纲来说,作文满600字了,内容丰富、扯的淡(看作文书总结出来的拐弯拍全方位马屁的话)也不少,虽然写的字有点个性,我想40分左右还是能拿到的,只希望看卷的Boss们别只看到一半就给我判死刑——请我吃死前的鸭蛋……

考试结束后,我变成脱笼之鹄——但这也只是脱“笼”没走太远,这是因为太长时间没飞了,现在不会飞了,结果看到笼子外面是高墙。

发现自己辛辛苦苦三个月内在书上抄的题、做的卷子、打的小抄、保养的比女人脸还白皙有光泽的资料书,到现在觉得它们除了仍厕所当草纸外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用处了……当我的身份由初中毕业生变成姐夫厂里暑假临时工后,厕所里面的“杂的书”与写字桌上的“好的文”调换了位置,教科书沦为草纸,《仙剑神曲》、《一座城池》、《围城》转身成为桌上贵宾——只能是贵宾,乍看上去比“好的文”气派多了,但它们不可能变成主人,因为还有高中的“好的文”争着要这地盘,“杂的书”是争不过的。

高中像饭店,可以自己掏钱进去吃,也可以让别人请你进去吃,过几天就知道这顿饭是怎么吃的了。

发表评论